中歐班列是我國與歐洲陸上貨運的重要通道。作為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互通互惠互聯的有效載體,中歐班列不僅實現了中國至歐洲的陸運直達運輸,還提高了貨物出口的運輸時效。近年來,中歐班列連通中歐物流的作用進一步凸顯。當前,在地區衝突背景下,中歐班列運作受到哪些影響?發貨、承運等環節該如何應對?

目前,中歐班列共有西、中、東三條主要運作線路,不少線路經新疆阿拉山口、內蒙古二連浩特、內蒙古滿洲裏等鐵路口岸出境後,途經哈薩克、、白、波蘭等國繼續向歐洲開行。

在地區衝突形勢下,中歐班列過境和直達烏克蘭的線路較少,只有個別涉及線路進行了臨時調整,整體運力未受明顯影響。數據顯示,截至1月底,中歐班列累計開行突破5萬列、運送貨物超455萬標箱、貨值達2400億美元,通達歐洲23個國家180個城市,為推動“一帶一路”高品質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

尤其是2016年統一品牌以來,通過陸續實施霍爾果斯、阿拉山口、二連浩特、滿洲裏等口岸站擴能改造工程,啟動鄭州、重慶、成都、西安、烏魯木齊等5個城市樞紐節點的中歐班列集結中心示範工程建設,中歐班列的口岸和通道運輸能力得到有效提升。

2016年至2021年,中歐班列年開行數量由1702列增長到15183列;運輸貨物品類擴大到汽車配件及整車、化工、機電、糧食等5萬餘種;年運輸貨值由80億美元提升至749億美元,在中歐貿易總額中的佔比從1.5%提高到8%。

值得關注的是,在中歐班列仍保持平穩運作的同時,近日甘肅武威、河南新鄉、湖北咸寧等地先後發出中歐班列。3月11日,甘肅發出首趟單一品名跨境電商國際貨運專列。該專列從甘肅武威南站駛出,滿載50個集裝箱前往德國漢堡。3月22日,從河南新鄉經開區發出的中歐班列駛往比利時列日。3月25日,滿載著汽車配件、生活用品、電器、傢具等貨物的中歐班列從湖北咸寧站貨場駛出,到達武漢吳家山貨場後,將繼續開往歐洲,這也是更名為中歐班列“長江號”後的首次發車。

在地區衝突形勢下,涉及中東歐線路的中歐班列受到不同程度影響。短期看,部分發貨方、貨代方、承運方已先後遇到線路調整、時效降低、成本波動、結算困難等問題,這些問題將隨著局勢變化相應改變。中長期看,地緣衝突的不確定性將對中歐班列正常運作帶來諸多壓力和影響。

河北、重慶等地一些發貨企業反映,相比運作線路的基本穩定,當前在貨物結算方面遇到的困難更明顯。一些企業透露,因美國和歐盟、英國及加拿大宣佈將部分銀行從SWIFT國際結算系統中剔除,導致對俄貿易無法使用美元結算,只能使用其他貨幣進行結算。

近期,發貨企業、貨代企業不可避免地遭遇到運費、人工等成本的波動以及延誤造成的時效降低。一位從事中歐班列貨物代理業務的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近期跨境綜合運費有所上漲,一些發貨企業運輸成本已經小幅上漲。

不過,結算困難、物流阻礙仍算短期問題,或者説仍有解決的可能,企業更擔心的是中長期面臨的空返以及過境途中可能遇到的連帶風險。

“如果緊張局勢結束,結算問題還有希望得到解決。”但中長期看,從、白、烏克蘭等地回程的班列面臨的空箱問題更讓企業焦慮。

針對結算困難,一些發貨企業正與客戶協商開通人民幣賬戶,方便以後的貿易結算,規避回款風險。針對物流不暢與時效延誤,多條線路班列運營方都表示將密切跟蹤班列沿線運作、貨物入境及清關情況,隨時做好應急預案。

同時,一些企業在回程貨源組織方面進行新的嘗試。河北泰通國際運輸有限公司董事長楚軒告訴記者,1月25日,在中國(保定)—白多領域合作對接懇談會上,泰通公司分別與白JSC戈梅利肉類及乳製品控股管理公司、戈梅利州工業公司簽訂了《關於向中國供應高附加值食品的意向書》《關於對華出口食品的意向書》,並與當地海關服務中心簽訂了戰略合作備忘錄。“經過簽約,公司與對方在貿易和物流等領域達成了共識,目前正展開密切洽談,後續將共同推動中國到白的班列正常開行,並搭建國際貿易數字化交易平臺,線上線下相結合,更好地展銷國內外産品。”

據了解,一些企業已嘗試在沿線國家和地區設置物流節點,建設海外倉基地,一方面可分散或規避突發狀況造成的集中風險,另一方面也有利於集中規劃組織返程貨源,使海外倉成為中歐班列海外貨源的集結中心、分撥中心和配送中心,進一步解決中歐班列回程貨源不足的問題。